久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五十六章 要迎高拱回朝?
    去张家闹事的王锡爵等人被革官之事自然瞒不住,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惊诧了所有人。

    只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事情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京城居然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中。

    一方面,皇帝的雷霆手段、恣意作为的确吓到了一些人。原本被革官的那些人不说,连跟着王锡爵去张居正家里面的人都被收拾了,甚至王锡爵都不例外。

    很多人知道,皇帝这一次是真的怒了。尤其在张居正昏迷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皇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在这个时候去刺激皇帝,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所以很多人果断的选择了保全实力,为了大明,暂时放过了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在等一个消息——张居正的死活。

    如果张居正死了,很多争斗就不用发生了。

    内阁里的大学士都约束了自己的人手,让他们短时间内不要乱来。

    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朱翊钧有了一些线索,这次倒张居正很可能就是吕调阳干的。

    现在张居正倒下去,他反倒松了一口气。

    在这个时候,不要乱来,不招惹是非。如果张居正死了,自己的计划也就达到了。

    对此,朱翊钧也是认可的。

    张居正昏迷了三天,终于幽幽醒了过来。只不过依旧身体虚弱,根本没办法下床。

    这让很多人大失所望。

    “水……”张居正只觉得喉咙中似是烈火烧过,单是开口都只觉异常艰难。

    “老爷醒了!”一旁伺候的众下人喜极而泣,有人端上一杯温水服侍张居正喝下,有人捧了一小碗粥过来,还有人飞快地跑出房门报信。

    张居正醒来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被送进了宫中。

    “父亲,该吃药了。”张敬修端着水、拿着一颗培元丹,从外面走了进来。

    眼下除了培元丹,张居正根本就没有别的药可以吃。

    太医院从始至终也没有看出张居正得的是什么病,只说是气大伤身,是心病,要开平心静气的药。

    可是吃了以后,没什么效果,张居正还是半昏迷半沉睡,甚至连清醒的时间都非常短。

    这让人不得不怀疑太医院的药是不是没效果。

    反倒是皇帝的培元丹吃下去之后,就很有效果。张居正不但不昏迷了,而且身体在慢慢转好。

    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也让人震惊于培元丹的效果。

    从太医院那边流传出来的说法就是:如果没有培元丹,张居正熬不过这一关。

    一些人震惊于培元丹的效果,也暗自可惜张居正要是死了该多好。可惜了,太可惜了!他浪费了这么多丹药。

    张居正抬起头看了一眼儿子,点了点头说道:“拿过来吧。”

    张居正从儿子的手里面接过丹药,将水端了起来,用水吞服了丹药,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儿子,张居正缓缓的问道:“这两天,朝堂上有什么消息吗?”

    看了一眼父亲,张敬修有些迟疑。

    看着儿子的样子,张居正一皱眉头,沉声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天还塌不了。你爹只要还活着,就没什么事情能压垮。”

    张敬修连忙站起身子躬身道:“是,父亲。朝堂上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发生,不过有传言说有人上了题本,说父亲既然身子不好,不如回老家静养,顺便守孝。”

    闻言,张居正的脸就沉了下来。

    果然生病还是影响到了这件事情。如果皇帝和太后真的动心了的话,自己恐怕真的要前功尽弃了。

    一个身体不好、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内阁首辅大学士,那就真的是站着茅坑不拉屎。皇帝和太后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张居正有一些懊恼,自己的身体太不争气了,怎么就突然这样了呢?

    沉吟了片刻,张居正抬起头问道:“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这件事情,其实张居正的心里面已经有准备了,在情理之中,也在预料之中。

    虽然心情沉重,倒也不至于惊诧异常。

    “还有一个消息,”张敬修沉吟了片刻说道:“朝中有人放出了消息,说是要迎高拱回朝。这些天有不少人在私下议论。”

    闻言,张居正整个人一震。

    让高拱回朝?

    都疯了吗?

    绝对不行!

    皇宫大内。

    朱翊钧看着面前的李太后,有些无奈的转头看了一眼陈矩,又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张宏说道:“谁惹太后生气了?”

    这些日子,李太后的心情还算不错,每天都在忙碌着给自己娶媳妇、大婚的事情,甚至连张居正夺情的事情都没有太多的过问。

    当然了,这也可能是自己的做法让她满意的原因。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了冯保在这里面搞事情。

    相处了一段时间,朱翊钧已经发现了李太后的问题。

    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水平的太后,本身的智慧不够,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去教导儿子,难怪会被冯保糊弄。

    在李太后看来,自己这个儿子每天按时读书、得到老师的夸奖,考教的时候能够对答如流,就代表儿子用功用心了。若是儿子礼仪没有什么纰漏、对周围的人和善有爱,就更好了。

    这培养一个普通人没问题,甚至能够培养一个优秀的继承人。

    可皇帝不是这么培养的。

    论政治智慧,旁边的陈太后都要比李太后强。

    面对这样的李太后,朱翊钧游刃有余。

    张宏和陈矩连忙跪在地上说道:“回陛下,奴婢知罪!”

    “行了,”李太后摆了摆手,看着儿子说道:“不关他们两人的事,让他们两个起来吧。”

    朱翊钧点点头说道:“起来吧!”

    陈矩两人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到一边,低着头含着胸,平稳呼吸,努力降低存在感。

    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

    “不关他们两个的事。”李太后说道:“予听说有人想让高拱回朝?”

    李太后的脸色十分难看,从朱翊钧的角度看过去,甚至都有几分狰狞。

    朱翊钧没有想到,李太后居然如此恨高拱。

    这不仅让朱翊钧对自己的计划产生了一丝迟疑。

    要不要继续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