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4章

    海上骄阳似火,燕迟穿着一件白色短袖上衣,配了条卡其色短裤,他戴着墨镜,手持鱼竿,躺在躺椅上,一张俊脸被阳光晒得微微发红,下颌棱角分明,格外硬朗。

    不得不说,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下,燕迟真的很帅,无论是脸还是身材,亦或者是家世背景他都不比别人差。

    童颜紧咬下唇,眼中情绪复杂。

    对燕迟,她不是没有想法的。这个男人好攻略,好俘获,只需要稍稍用点手段就能拿下。

    可那样也太没挑战性了。

    她童颜想要的东西,要么不要,要就要最好!

    是,燕迟是不差,可和那个男人比起来,却相差甚远,对比明显。

    童颜深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做出了选择。

    她走上前去,脸上带着一抹轻快的笑意,问道:“燕迟哥,你在做什么呀?”

    燕迟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笑颜如花的脸。

    他顺手摘掉墨镜丢在一旁,晃了晃手里的鱼竿,笑道:“没看见么,钓鱼呢。”

    “可是船上不应该有捕鱼的工具吗?你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

    童颜歪着小脑袋,眼里有一丝丝疑惑,但为了对方的面子考虑,她没有说得太明白。

    燕迟反倒是来了劲儿,起身从躺椅上坐起来,道:“这你就不懂了吧,用工具捕鱼,一抓一大把那不是毫无挑战性嘛。俗话说得好,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就要看看谁来上我的钩!”

    “谁来上你的钩?”童颜反复琢磨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她差点以为燕迟看清了她的伎俩和打算,心中咯噔一声,吓了一大跳。

    可再看去,只见燕迟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似乎并没有她想的那层深意,仅仅只是他随口一说而已。

    也是,就燕迟这心无城府的性子,说话向来直来直往,典型不会拐弯的直男一个,不可能察觉到她的心思。

    童颜放心了,于是她在另外一张小板凳上坐下,托着下巴笑眯眯道:“是吗?那我就来看看,是哪条鱼儿这么倒霉,竟然会被你钩住。”

    “小看我!”

    燕迟不服气,还想胡吹一通自己以往的战绩,就感觉手里的鱼竿动了动,他喜出望外,立刻收线起竿,然后......鱼竿的另外一头,鱼儿早跑了,他钓了半天就只钓了个寂寞。

    燕迟:“......”无语子。

    “哈哈哈......”童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指着燕迟的傻样,大笑着调侃:“起竿起那么快,你当鱼儿们傻吗?”

    “我......”燕迟好一阵气闷,可看童颜笑得那么开心,两眼弯弯,唇红齿白,那些还想狡辩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了,他怔怔看着童颜的脸,一阵发呆。

    笑声渐渐停止。

    被盯着看久了,童颜脸颊一红,有些羞涩的别开脸去,小声道:“你、你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难不成......我脸上还有花不成?”

    燕迟想也没想,下意识脱口而出:“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