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夫凶猛 > 第五十一章 反杀
    那一瞬间,婆娑天奴猛地想起便宜亲爹九龙谢壁曾对自己说过,张潇不是只靠异力战斗的人。之前不以为然,总觉得老爹对这厮的说法有些夸大其词,直到小手被人家按住挣脱不得时才明白,亲爹怎舍得欺骗闺女。

    九龙谢壁天赋九道龙魂,身体常年被龙魂异力改造的神力无边。张潇经过阴神炼气打造而成的神变体魄虽然有所不如,但差距却不大。就算没有真气,只是单凭体术,近身格斗状态下,张潇也不虚公认近战天下第一的谢壁。

    咔擦!婆娑天奴的手腕骨断了,剧痛之下,龙女战仙眉头紧蹙,凭着坚韧的意志不哼不哈,身上泛起白色光华,试图用本身储备的异力将张潇弹开。与此同时,一尊脑后燃烧巨大白炽色火环,身上缠绕五爪大金龙,本相美妙绝伦的菩萨神祗魂相出现在她身后,凌空一指点向张潇的额头。

    “都落到我手里了还敢逞强?”

    潇哥心头火起,无视对方的异力排斥,猛然将婆娑天奴往怀中一拉,生生将她掀翻按在地上。技巧娴熟的将她的两条手臂扭到背后,单膝压住腰眼,狠下心稍稍发力,分筋错骨,生生将婆娑天奴的两条臂膀拉的脱臼。

    婆娑天奴不愧龙女战仙之名,巨大的痛楚之下也只是紧咬牙关闷哼一声。她身体禀赋其实不差,只是更习惯用魂相异力作战。在她看来,便宜老爹那种蛮力打法是肉眼凡胎的俗人干得勾当。她更相信自己的大金龙菩萨魂相。

    菩萨魂相手指点出无穷业火指向张潇,没有阴神和真气防御,那道业火轻而易举便刺入张潇脑海。

    一股悲怆自责的心绪油然而生。

    “哎呀,我这是做了什么?”

    张潇猛地将婆娑天奴翻过来,一边自责的叫着,一边出手将她的下巴掰脱臼,又手法娴熟的将她的大胯,腰椎,颈椎等多处关节卸脱臼。分筋错骨,将婆娑天奴彻底摆布成了个动一动手指都办不到的瘫子。

    张潇心存自责,隐约感知对方的异力包含浩大慈悲之意,压制人欲,令人自惭形秽。心念一动,口中忽然滔滔不绝:如是我闻,人、天、三恶道,唯自能救拔,六道轮回如梦境如演戏,受地狱苦尽,或生于天中,福享尽可能堕入畜生,后来得生人间,贫穷困苦。

    上古经典脱口而出,与大金龙菩萨浩瀚光明包含慈悲之意的异力隐隐相和。

    尔时,西方有一应珠,是摩尼宝忽然出现。复有百千帝释天宝,左右围绕摩尼应珠。时彼应珠最在其前,应珠现已,彼山所有诸色光明皆悉不现,并诸天、人、大神王等,声闻、菩萨、大地、火、风、诸水色光莫不隐蔽,唯除如来光明不灭。

    这些真言法咒在神佑时代一度成为启发人们顿悟上古神祗异力的不传经典,在神佑时代的东陆西南一度形成一个强大的异人流派。可惜神佑时代整体消失,这个强大的人族流派也随之消失。只留了少数神祗残魂在世间传承。

    大日坛宗的头面人物,便个个身具这种传承。

    说到精彩处,那大金龙菩萨竟面露宝光,喜态庄严,不觉间停止了对张潇的攻击。

    张潇一边动手拾掇婆娑天奴,一边口中继续背书:于是娑婆世界之内,所有众生随心所乐莫不满足,身色端正世间无比最胜殊特,六根具足支节洪满,离诸烦恼心得寂定,乐行善行,于佛法僧心得净信。

    婆娑天奴虽然还有挣扎,但不过是徒劳,而且她本人受到魂相神祗的影响,也在下意识跟着张潇低声吟诵起来。

    如是此会所集种种一切大众......大千世界悉皆遍满无不明耀。而彼应珠复出种种微妙音声,雨种种宝、种种幡盖、种种璎珞、种种花香,雨种种鬘、种种宝器、种种甘果,复雨种种无价衣服、种种金缕......

    “不就是吹法螺吗?老子吹箫不如你,吹这个能当你祖宗。”张潇看着她身上渐渐暗淡的光华,暗地里长出一口气,恶声恶气说道。

    “妙,妙,太妙了!”婆娑天奴的脸上因为身体的强烈痛楚而扭曲,但眼中却是异样的神彩,口中更是连声呼妙。

    张潇以为她还不服气,勃然大怒,骂道:“小贱人,越收拾你还越来劲是吧。”

    非人的折磨带来强烈痛楚,婆娑天奴虽然意志坚定,但毕竟血肉之躯,已经很难维持魂相状态,无法抑制的发出痛苦叫声。虚空上的菩萨魂相却无动于衷,这时忽然一声龙吟响彻,正是那条五爪金龙护法脱离了菩萨本身。

    金龙咆哮冲向张潇,却被身后的大菩萨抓住尾巴,气的挥舞爪子撕空咆哮。

    “哎哟,你这是还嫌我下手不够狠啊?”张潇无视那龙相异力凝聚的大金龙,双手不停,撕拉,撕拉,继续辣手摧花。从肉体折磨转为精神摧残。撕碎了婆娑天奴身上的衣物,寻经探脉,用手法刺激她最敏感的区域。

    “啊~~~~”婆娑天奴受到肉体痛苦和精神摧残的双重折磨,意志终于松动,发出了痛苦又复杂的哀嚎。只是因为下巴脱臼,只能用喉咙发出几声干嚎。

    张潇死死压在她身上,保持最密切的接触,没有阴神和真气护身,只要拉开距离,十个潇哥也拿她没办法。

    “别鬼叫了!”张潇出手将下巴给她推回去,道:“瞧在你爹的份儿上,潇哥今天只对你小惩大诫,现在能谈谈吗?”

    婆娑天奴大口喘着粗气,感觉到那只带来巨大屈辱放在最敏感区域的温热大手离开了,终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冷说道:“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杀了我吧!”

    “嗯,看来缺点调教。”

    大手又回去了,持续的强烈刺激带给她巨大屈辱,身体的痛楚则让她连想要晕厥都办不到。

    这光头娘们儿不愧是龙女战仙,意志力要比王箭强了不知多少倍。当初对付王箭,相同的手法只用了不大会儿,王箭便瘫软如泥,丧失了抵抗意志,甚至因此沉湎其中。

    “恶贼,你会不得好死的,再落到我手里,我会让你一寸寸的死......啊哟,别,别碰那里。”

    “能谈谈?”张潇住手问道。

    婆娑天奴屈辱的点点头,眼中无泪,目光清冷注视着张潇,生理分泌的变化让她痛恨自己这身躯,恨不得立即合龙魂入圣阶,成就真龙之身与这恶贼拼死一战。可惜不行,她被选为龙女菩萨,是要辅佐神之子成为人族的。

    “你想谈什么?”

    “先给我解毒,这个红鸾毒素该怎么化解?”

    “没有解药,三个时辰以后毒素自然会化解,如果实在着急,找个人中和一下毒素就行了。”婆娑天奴道:“具体方法之前我跟你说过了,用我们龙族的办法就是入梦神交,如上古天书所说的,华胥入雷泽见神龙脚印而受孕......”

    “别说了,我懂。”

    远古神话里,有很多半人半龙的神祗,都是母亲做了奇怪孕梦生出来的,大概龙族有这种秘术可以用神交的方式繁育后代。这娘们儿果然不是啥好龙。张潇心念电转,时间紧迫,三个时辰就是六小时,耽误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