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喜欢本大爷的竟然一个都没有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到家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没人进楼道。

    外面的脚步声很快变小,最后消失,应该是路过的人已经离开了。

    这让路南还有王妮妮两个人紧绷的心放松下来,不然要是真有人走进来,以两人现在的表现,说不定还真会被发现什么。

    随即,王妮妮不敢再看路南,一只小手提着行李箱,扭着小蛮腰就噔噔蹬的上楼,显然是害羞极了。

    路南心里有鬼,刚刚那番霸总套路操作,也属实打破自己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既不想摊开来说,也不能不负责任。

    只能闷着头跟在丫头的屁股后面,一声不吭。

    当然,表面的沉默不代表着内心的后悔。

    相反,路南现在分外的得意,就差放开嗓子,高歌一曲,以表达自己的兴奋。

    到了家门口,王妮妮停下脚步,沉默片刻,方才侧着小脑袋,光滑白净的脸蛋泛着红晕,小声的对跟上来的路南说道,

    “南哥,刚刚的事情,你别告诉别人,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一想起那浅浅的吻,妮妮心里就开心,也纠结。

    开心在,终于明白路南的心意,不再是一厢情愿,有了回报的可能。

    这对于一个正处于感情漩涡的少女来说,太致命了,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栽进去。

    纠结在,路南终究不再是她以前的南哥,有了女友,有了更多的顾忌和束缚。

    两个人之间还好,要是被别人知道,那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路南含笑点头,这种事不需要妮妮警告,自己一个字都不会向外透露。

    他心存野望,自然不会因为一时一刻的得失而放弃光明的未来,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理。

    再者,他又不是那种毫无底线,以玩骗女性为目的,向别人炫耀战果的人渣,这种事还是烂在心里的好。

    正当王妮妮掏出钥匙,要开门的时候,路南想了想,将脑袋凑过去,轻轻的在王妮妮的耳边说道,

    “不许再像之前那样胡思乱想,你在我心里,比任何人都重要,知道吗?”

    这也算是给王妮妮一个定心丸,叫她对刚刚的那个吻,有更多的认识,更多的了解。

    不能直接的开启多线后宫模式,总不能连个说法都没有吧?

    这算是正常操作。

    王妮妮这丫头虽然有时候傻傻的,呆呆的,但一旦精明起来,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心里虽然高兴,但也知道路南这话有哄她的成分,水分很大。

    真要是比任何人都重要,怎么会有姚芳的存在,又怎么面对和他们青梅竹马的秦玉霞呢?

    所以,有的话,听听就好,高兴就好,不要当真。

    这也是一种智慧,女人喜欢的,并不一定全是真话,而是自己想要听到的话。

    当然,这已经很好了,至少说明男人是在乎她,愿意哄着她的。

    王妮妮笑容不断,很是得意的冲着路南努了努小嘴,旋转钥匙,打开门。

    这时候,就听到屋内传来一声很是惊喜的呼声,然后一张挂满惊喜的美艳面庞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素面朝天,看起来依然远比真实年龄要年轻的多,身穿围裙,应该在厨房忙活。

    杨雪,杨阿姨,王妮妮的母亲,虽然已经是人到中年,但保养的很好,比起自己女儿的美貌也是不遑多让,更多了许多成熟的风韵。

    见到自己离家一个月的女儿,杨雪很是激动的张开双手,狠狠的给了王妮妮一个拥抱,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抱在一起,还是母女花,也是养眼。

    “妈,南哥还在这呢,快松手。”

    王妮妮被自己妈妈博大的胸怀困住,手里还提着箱子的拉杆,没能即是的避开,呼吸有点困难,连忙示意道。

    杨雪这才注意到略有些尴尬的路南,哈哈一笑,很是亲昵的在自家女儿的小脑袋上敲了敲,放开她道,

    “这有什么,南南又不是外人,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还能笑话我?

    是吧,南楠?”

    面对杨雪的亲切和慈善,路南心虚不已,嘿嘿一笑,点点头,很是狗腿道,

    “那当然了,杨阿姨这是爱女心切,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人家养的好多年的水灵灵的大白菜,差点被他给拱了,而且是早晚的事,心里要是能如过去一般平静,那心机就太深了些。

    再者说,这个未来准岳母要是知道他还有别的女友,怕不是得直接把他给撕了。

    所以眼下还是不要在杨雪的面前刷存在感,免得蹦跶的越欢,到时候死的越惨。

    寒暄几句,杨雪就乐呵呵的将王妮妮迎入门内,路南也拿出钥匙开门。

    而他的心情也是相当的激动,在脑海里琢磨着待会儿该怎么向老爸老妈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

    是和杨雪一样,直接来个拥抱,还是矜持一些,含蓄的表达呢?

    想一想,离家一个月,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激动也就可以理解了。

    没思考太长时间,路南就决定从心来办,含蓄一点的好。

    在父母面前,他可向来是一个乖乖仔,好儿子,太过外向的事情做不来。

    然而,进了门,意料之中的母亲过来嘘寒问暖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老爸严肃而又稳重的声音也没有如期而至。

    反而,整个家里静悄悄的,好似是,没人?

    路南顿时大失所望,自己今早在寝室的时候,就给家里的人打了电话,沟通过,怎么可能没人呢?

    宝宝不开心。

    急匆匆的换好鞋子,把行李箱留在玄关处,路南很快走到客厅,没人,厨房,房间,也都是空空荡荡的。

    最后,才在客厅中央的大茶几上,看到一张便条,上面写着,

    “南南,我和你爸爸去超市采购,今天中午咱们吃火锅,回来后要是累了,先去躺着歇一会儿,饿了,就先吃些水果。”

    路南总算松了口气,刚才还担心出了什么急事,原来是出去准备好吃的了,难怪没人。

    先到冰箱里拿出一罐肥宅快乐水,打开后满满的灌了一口。

    这才浑身舒坦的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卧倒,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待老爸老妈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