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热血彪悍 > 141杀机四伏间(2更)
    王平刚要说话外边忽然响起集合号声,与此同时王平手机响起。

    “喂。”

    “李伟既然回部队了,让他去装甲营,位置还留给他呢,让他带兵给老子把城西警署武库劫了。”

    李伟。。。。。

    王平放下电话脸色凝重的看着李伟:“听我的,别赌气了行吗?他把位置还给你留着呢!”

    李伟不由自主点头,但猛然想起自己在医院里孤苦伶仃的日子。

    不,这不是恩情,他将位置留着是因为事情太赶,我还有用,而他以为我无处可去。

    但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李伟知道王平没必要欺骗自己,可他就是不信,王平说的理由。

    姚家沈家在政经军中确实都有人,但苗宏伟不在家,他们根本就没有体系力量能对董建成造成威胁。

    更何况,明明在议会就能决定的事,何至于动刀兵?

    李伟去往自己旧部那边时,心中思绪翻滚。

    半晌后,他拿定了一个主意。

    也就在这个时候。

    那位派遣出陈到和调动军情处21号站的人打出个电话。

    他说:“五区内线既然证明,21号站确定已经漏了,董建成的人迟早要查上来,尤其周青山被抓后也未必能扛得住。”

    “明白。”那头道。

    “如今苗宏伟不在,他一定想不到我还有你,提前吧。”

    “请放心,长官,我已经让下面做准备了。”

    “嗯,今晚拿下城西警库,五华就没有能和我们抗衡的力量,在这之前注意保密。”

    “明白。”

    放下电话后此人又想了想自己的布置,忽然摇头:“宏伟啊,你既可能查到些什么,就别回来了吧。”

    另一头。

    白皁侒对手下道:“谢天阳的钱袋子还在五区憋着呢,动手吧。”

    “是。”

    十分钟后,八区各地的工商税务联合工作组,就嘉年华展开调查。

    大批的制服涌入嘉年华的总部,分部,产品门店。

    一个个坏消息传来。

    谢天阳却不为所动。

    但有个人的到来让谢天阳眼中怒气上涌。

    包国权胸口别着白羽科技的徽章带着几个人,非常刻意的狠狠推开门,走进他的办公室。

    “你放手,谢文斌能活。”

    包国权强自强硬的对虎威尚在的谢天阳道。

    谢天阳眉头微挑,呵呵起来:“记得你十岁时,我就读三国给你听,还记得孔融的儿子说的话吗?”

    “覆巢之下。。。”

    “我死之后文斌不死,遗产怎么能为你所有呢,但是我既能教你人生的道理,又岂能不做准备。”谢天阳说着将一份资料递去:“这是我作为义父教你的最后一课,凡事要想最坏。”

    包国权低头看。

    那是份欧盟慈善基金协议。

    触发条件为谢天阳死亡,期限十年内。

    “这是你气势汹汹推开门之前,我发送出去的短信。”谢天阳将手机倒转。

    短信收件人白皁侒,内容为:“我若死,十分钟后有人会通知董建成!我若生,可以为你效命。”

    包国权。。。

    谢天阳收起手机,缓缓起身,绕办公桌走到包国权的面前,忽然狠狠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几乎将包国权的牙都打掉。

    “你要学司马,却连刘封都比不上!给老子接电话!”谢天阳暴喝道。

    话音刚落,包国权的手机响起,和他同行几人也纷纷停下脚步,本来他们是要冲上来制服谢天阳的,但耳麦里传来禁止命令。

    包国权接起后很快捂着脸将电话递给谢天阳:“白总的电话。”

    “皁按啊。”谢天阳拿起电话仿佛和多年好友说话,他爽朗的笑着:“谢谢你将这个逆子送到我的面前,哪里哪里,这些都是我该做的,人嘛,老了就没了雄心壮志,但有舔犊之情啊。对对对,好,那拜托了。”

    那头的白皁侒放下电话后大笑起来,说:“艹!”

    “那就不动他了?”

    “还得为他救儿子,还得踏马的护着他,要是欧盟那边有谁来弄死他的话,那我们不是白费劲了吗?”白皁侒骂道。

    但他其实没有任何怒意,他接着说:“十年,谢天阳能为我用,这才是意外之喜啊。”

    “白总气吞万里。”手下发自内心恭维。

    白皁侒却说:“不必舔我,你舌头有倒刺。接下来呢该做的还是要做,然后晚上请谢天阳吃个晚饭,顺便看场烟花。”

    “是。”

    “对了,五区那边现在情况如何?”

    “邱开基已经在布置,七区现在也就那么几个,苗宏伟手上唯顾海涛,但顾海涛哪怕是霍去病转世也不可能对抗整个大区力量。”

    “说起来老石也是狠啊,苗宏伟为他鞍前马后多年,结果临见光时却成弃子。”

    “白总的意思?”

    “这种货色满口仁义道德其实毫无下限,和他合作不过是与财狼为伍,倒是可惜了英雄!但敌之英雄我之仇寇,就让他先做几天儿皇帝就是。”

    “明白。”

    ********

    “祝乐衡要我暂时不忙回七区?”顾海涛都懵。

    被释放的老魏点头:“他确实这么说的,梁博也在场。”

    “这货一天到晚神神叨叨,到底搞什么东西?”顾海涛烦躁的道。

    然而祝乐衡前两个短信导致的结果犹在眼前。

    所以顾海涛还真不能忽视他的这句话。

    “会不会七区要出什么事?”老魏问。

    “我是堂堂警司,又有名望护身,他却让我不忙回去,这是要出大事。”顾海涛想自己这么瞎几把猜也没必要,于是电话给闫忠群,准备去亲自见一下祝乐衡。

    但闫忠群的电话无法接通。

    而此刻。

    闫忠群正懵逼的看着酒店监控画面上的一幕。

    那个服务员将份东西弹进祝乐衡的口袋。

    他猛回头问周家强:“祝乐衡买通服务员陷害自己,是要干什么?他跑来五区,难道就为了坐个牢?”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周家强呵呵起来。

    闫忠群顿时纳闷:“知道什么?”

    “你去问问他吧。”周家强摆摆手:“其他事交给我来办。”

    “什么事?”闫忠群更懵。

    周家强后退半步:“老闫,你太直,和你做同事是我的荣幸,但有些事你是做不来的。”

    说完他转身就走。

    闫忠群猛追:“你在搞什么飞机?”

    三名面目陌生的重案组警员忽然上前拦住他:“闫sir,请不要为难我们,上级有令请你先待在这里,如果你无聊的话可以去审讯祝乐衡。”

    “哪个的命令?”闫忠群暴怒,走到门口的周家强道:“邱总长的命令。”